agesge

至尊堪千阿貝仁波切傳

(1927-2010)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三十分,至尊堪千阿貝仁波切在加德滿都寓所,示現圓寂,圓寂過程中,顯現了種種瑞相。他的眾多弟子,對失去這位偉大上師,皆感無限悲痛。堪千阿貝仁波切是今日薩迦派最卓越的學者之一。他曾受教於上世紀最偉大的大師:如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和德松安將仁波切,他更是薩迦法王與其他傑出上師的親教師,如宗薩・欽哲・仁波切與索甲仁波切。他成就眾多,如創辦了印度慕蘇里的薩迦大學,與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國際佛學院,這兩所學校是當今佛學研究的重鎮。

堪千阿貝仁波切於1927年,出生於西藏東部的德格。出生不久,即被認證為噶瑪八蚌寺的祖古,也就是堪布策汪的轉世。

眾人要求他的雙親將他送至噶瑪八蚌寺,但身為虔誠的薩迦信徒,他的雙親拒絕了這個請求。當他九歲時,仁波切進入德格的色穹寺求學,接下來在那裡度過了十四年的歲月,其中九年在寺內發憤苦讀,其餘時間受教於堪布羅卓。他自小便顯得聰慧不凡,課業總是領先群倫,對課堂所學深有領悟,並能倒背如流。

仁波切隨後進入宗薩寺就學,但校內生活艱困,而他身無分文,且課業繁重。他常常必須在燭光中閱讀,這對雙眼甚為吃力。因此當有月光的夜晚,仁波切便手捧著經典,到窗下夜讀,以月光為燈,徹夜讀經。當月光漸漸移動,仁波切便跟著移動書本,跟隨著月光。他一心一意讀誦,心無旁鶩,有一次,他發現自己竟置身室外,因太專心他已被月光引至庭院!完成
宗薩寺的學業之後,堪千阿貝仁波切回到色穹寺,二十五歲時成為該寺住持。仁波切持律甚嚴,更是卓越有成的學者與行者,他因此受到藏傳佛教四大派的敬重。

1957年,他成為哦寺的住持,這段期間他曾短暫造訪錫金,探望他的老師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回到哦寺,駐錫直到1959年,並在這年再度回到錫金,以聆聽恩師諭示。同年中共入侵西藏,他因而逃過一劫。

當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圓寂,仁波切留守在甘托克寺,成為索甲仁波切的老師,以完成恩師遺願。

1964年,仁波切應允成為薩迦法王的老師,他將薩迦派主要經典傳授給法王,並持續兩人的師生關係,直至辭世。後來,仁波切更答應肩負起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教育責任。當時他正在錫金進行為期兩年的閉關,為此必須停止閉關,以接下教育宗薩欽哲仁波切的責任。同時,薩迦法王亦請求仁波切創辦薩迦大學。所以在1972年十二月十九日,在薩迦班智達紀念日時,創立薩迦大學。薩迦大學開辦維艱,創校之始只有七位新生入學,校地只是印度慕蘇里租來的一間小屋。自1972年創校至1985年,堪千阿貝仁波切身兼教學與行政等職務,並領導學校一路走過艱辛。他因學識淵博、講經清晰,廣受學生愛戴。他的著作也同樣深入淺出,尤其是他對薩迦班智達「牟尼密意顯明論」的評注,他對書中闡明菩薩道至成佛的修行次第,見解獨到精闢。1985年當他卸下校務,仁波切遷徙至尼泊爾,閉關數年。其後幾年,仁波切盡心講說薩迦派珍貴經典,以保存法教。

2001年,仁波切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創辦了國際佛學院,讓世界各地的學生有機會學習藏傳佛法與藏語。進入佛學院的年輕藏傳佛教學者,必須學習英文、中文、西班牙文、電腦,與翻譯,佛學院成為多元文化語言共生的熔爐,開啟了藏傳佛教經典英譯與多語翻譯的先河。

堪千阿貝仁波切餘生皆在加德滿都的寓所進行閉關,直至去年十二月辭世那一刻。他一生慷慨待人,即使健康每下愈況,身體不適,對前來求教或請求加持者,他從不拒人於外。最後幾個月照料他的人,對他的仁慈與謙卑,深為感佩。當弟子問他是否願意在國際佛學院舉行身後佛事,他謙虛如昔,請求在家鄉為他舉行簡單的荼毗儀式即可。

他為避免國際佛學院的西方學生心有不安,因為西方文化對死亡多有諱忌。他最後順隨眾意,才答應在國際佛學院舉行荼毗大典。他的侍從對他在病危時尚思路清晰,感到十分驚異。直至仁波切圓寂前,他始終誨人不倦。在他最後的日子,他自行排了輪班表,好讓他的侍從一次只須一人輪班。他也自行安排了後事:他清楚指示,在他圓寂後,門戶必須關閉三天,他的閉關才不致中斷。

他也指示必須即刻告知薩迦法王,但三天期間,不得告知其他人。在臨終時,他的氣息變得短淺費力,仁波切最後做出睡獅姿態,於九點三十分,安住於三摩地。在此之前,尼泊爾已數月未雨,深受乾旱之苦,但當仁波切示現圓寂,大雨隨即傾瀉加德滿都,歷時數小時。這場雨必定來自於大菩薩的大悲心。他的辭世對佛法,尤其對薩迦傳統,皆是巨大的損失。世界各地的無數弟子都倍感哀悼。但他的教法定當永傳,澤披百代。仁波切堪稱為藏傳佛教最傑出的學者之一,畢生致力於研究弘揚佛法。他身為弘法支柱,將大半心力,奉獻於薩迦經典的復興、保存與宏揚。若不是堪千阿貝仁波切,薩迦派的珍貴法教,將難有今日的復興氣象。更重要的是,仁波切法味充滿,悲智具足。當問人們堪千阿貝仁波切最偉大的人格品質為何,親近他的人皆異口同聲的表達:那就是堪千阿貝仁波切的慈悲。堪千阿貝仁波切總是強調,慈悲為佛法根源,雖然佛經與密續追求究竟解脫,只有慈悲,才是解脫的最高實踐。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