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八,法王應邀到亞洲許多弘法中心傳法,並到澳洲新南威爾斯以英文傳授第四次「道果會眾釋」;以及由大成就者 那洛巴所傳下之薩迦不共十三金法─金剛瑜伽母教授等精要教法。

一九八九年,薩迦法王再次訪問美國,應東西兩岸各中心的請求,分別給予各種薩迦傳承各種共與不共的教法。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傳授了薩迦派甚深的勝樂金剛大灌頂以及金剛瑜珈母的教學。

在麻州的薩迦派根本道場─Sakya Chokhor Yangtse,薩迦法王開光加持舍利塔,並親自教授喜金剛修法,並帶領閉關共修,指導正確禪修方法,於閉關圓滿時,為該中心舉行增益火供。薩迦法王此行也在麻州的劍橋傳授大瑜伽士淳補巴傳承的觀世音菩薩禪修法,於該年五月,在哈佛大學講授薩迦班智達的「聖者示要」、「四聖諦」、「法界」教法。

美國東岸弘法結束後,前往洛杉磯與達賴喇嘛尊者會面,並參加了達賴喇嘛傳授的時輪金剛大灌頂,法會後訪問洛杉磯及舊金山,並前往西雅圖拜訪圓滿宮 達欽法王。應達欽法王的請求,在西雅圖薩迦寺傳授薩迦派殊勝的十三金法灌頂。並於六月在洛杉機講授「大乘心性訓練─道與見地」,及「遠離四種執著」等有關大乘佛法的教法。回到印度後,薩迦法王前往了南印度的一些薩迦派寺院與屯墾區傳法,之後應邀前往新加坡薩迦中心弘法。

寧瑪派 索甲仁波切在於愛爾蘭謁見薩迦法王時向法王請求,希望法王能夠給予他薩迦昆氏不共普巴金剛大灌頂與教授。在舊譯寧瑪派中盛傳,當今薩迦法王前生為近代大成就者─阿棒伏藏師的轉世,其前世圓寂前,曾預言將轉生到薩迦傳承中,並將自已所取出之伏藏法要傳予其心子,並約定於二十年後傳回給他;而法王與寧瑪教法亦十分有緣,是以此說更為美談。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的化身之一─頂果欽哲仁波切生前便曾私下對其親近弟子表示:如果有必要請求他人協助時,第一個選擇即是薩迦法王。由此可見寧瑪派諸大師對薩迦法王的敬重。

一九九一年七月,薩迦法王在印度已故哦派長老─康薩堪仁波切的府邸,傳授大日如來十二壇城大灌頂。

同年十月,薩迦法王代表薩迦傳承應邀前往紐約,參與達賴喇嘛傳授之時輪金剛大灌頂,並給予薩迦不共法要「輪涅不二」的教授,是為當時大法會中的重要活動之一。隨後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以英文傳授長達二十一天的「道果會眾釋」,此為法王第七次傳授「道果」,法王此行也應噶瑪噶舉弟子的邀請,前往十六世噶瑪巴位於紐約的屋士達三乘法輪中心,傳授「遠離四種執著」,受到熱烈歡迎。

一九九二年,薩迦法王認證了第四世德松仁波切的轉世,並於隔年在尼泊爾塔蘭寺,為其陞座。此外,應第十二世錫度仁波切的邀請,前往錫金隆德寺,為不幸往生的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修法迴向。

一九九四年春,薩迦法王於尼泊爾塔蘭寺,傳授為期三個月的「成就法總集」灌頂,此次傳法以金剛鬘傳承之喜金剛大灌頂為開端;「成就法總集」內容總攝四大教派一切法要,總數多達六百五十餘位本尊之成就法,並包括各種教授及傳記。參與者約三千人,為尼泊爾藏傳佛教史上的空前盛會。

一九九五年,薩迦法王於印度拉吉普歷時十餘年興建的薩迦寺大殿落成,邀請藏傳佛教各大教派的法王如達賴喇嘛尊者、寧瑪敏珠林寺睡覺法王及直貢法王等蒞臨開光;開光大典結束後,由究給企謙仁波切傳授沙彌、沙彌尼及比丘戒;另為慶祝薩迦寺大殿的落成,法王給予了《成就法總集》灌頂。同年五月初圓滿了成就法總集結集灌頂後,法王出訪莫斯科、德國、法國及英國等地給予各種教法,之後由歐洲飛往美國,應傑尊瑪仁波切的請法,在西雅圖外海的三歡島,給予為期三週的《道果會眾釋》,同時為三歡島上的薩迦金剛瑜迦母閉關中心主持開光。

一九九六年,在印度拉吉普的薩迦寺傳授《道果》,於曼都瓦拉的哦寺給予《密續總集》的灌頂。

一九九七年,應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請法,在澳洲黃金海岸的卡佑果「金剛總持寺」,傳授為期六週的《不共道果教學釋》。此閉關中心占地八百英畝,風景優美,在僻靜的小山丘上,是個修行的好地方。道果教學圓滿後,薩迦法王應澳洲各中心請求,訪問了雪梨、墨爾本、布里斯本以及坎培拉等各地的薩迦中心。回程經新加坡時,受新加坡薩迦滇貝林的請求,傳授為期三星期的《道果會眾釋》。

一九九九年,應台灣廣大薩迦弟子的請求,首次蒞臨台灣,在世貿國際會議中心給予昆氏家族殊勝的普巴金剛的圓滿大灌頂,包含上部壇城成就佛果,下部壇城憤怒除障,同時給予普巴金剛法本教學。之後隨應漢人的佛教特色,傳授阿彌陀佛灌頂及頗瓦教學;此行並應台灣各地的薩迦中心請求,傳授諸多灌頂及加持開光,並拜會了台灣各部會首長。

二○○○年,應加拿大傑尊瑪仁波切請求,在溫哥華傳授《不共道果教學釋》。法王由新德里飛往歐洲,先後訪問了法國、英國、德國各個佛教中心。之後由倫敦飛往到紐約,在美國東岸除了在麻州波士頓、華盛頓DC、紐約市薩迦中心,應不同請求,給予了許多珍貴的教法,特別在紐約上州由沈家禎居士所創辦的美國佛教會所興建的莊嚴寺給予大日如來的灌頂及超渡大法會。東岸弘法活動結束後,法王由紐約飛往明尼蘇達州給予教授,之後由明尼蘇達飛往溫哥華。

在溫哥華《道果》傳法地點於溫哥華UBC大學會議廳,該次有來自美加地區及歐洲的匈牙利、西班牙、德國、法國及瑞士等地,以及澳洲、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各地的佛友,使傳法會場如聯合國一般;此次的《道果》傳授課程上午由薩迦法王給予四次口傳及教授;下午複講部分《三現分》由法王子 智慧金剛仁波切主持,《三續》由法王子 大寶金剛仁波切主持。此次應傑尊瑪仁波切的邀請,度母宮家族成員齊聚一堂,在溫哥華有非常溫馨的家庭聚會。

二○○一年,法王應國際佛學院的請求訪問尼泊爾,在國際佛學院傳授了勝樂金剛大灌頂以及金剛瑜迦母的不共教學;此次法會參加者除了尼泊爾的三大薩迦寺:大慈寺、塔立寺、塔蘭寺的所有僧眾及藏人,更有當地許多尼泊爾人皆來接受此次的教學,且都發願完成四十萬次金剛瑜伽母心咒的基本閉關,以及圓滿三百七十萬遍的咒數閉關。

二○○二年,3月底薩迦法王慈悲應允弟子的請求再次蒞臨台灣,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文殊菩薩及黃財神灌頂法會,使眾弟子能開啟智慧、獲得財富;此外,為順應華人風俗民情,法王特於清明節希望大眾能夠慎終追遠及孝親感恩,特舉行大日如來灌頂及大日如來超渡大法會;亦應台北市政府的請求,在台北市政府大禮堂為全國意外傷亡勞工舉行工殤超渡法會。

同年夏天,法王應喇嘛謝拉嘉稱阿彌巴請求,再次前往歐洲傳授《道果》,首站在德國,而後到瑞士藏人的聚集的RICON地區弘法,再之,驅車前往法國史特拉斯堡,於附近小鎮庫托桑的薩迦澤千林傳授《道果》;此次傳法,上午由薩迦法王主講,下午由法王子 大寶金剛仁波切複講。

同年九月,法王子 大寶金剛仁波切為了延續薩迦王室血脈,依昆氏家族傳統,在拉吉普度母宮迎娶迎娶達嫫甘登。

二○○三年,法王應澳洲及美國各中心的請求,前往各地弘法;首站於澳洲西部伯斯大學給予灌頂及開示,吸引近五百位信眾來玲聽薩迦法王殊勝的智慧甘露法語;在雪梨應堪布拿旺丹秋請求傳授十三金法,亦造訪澳洲首都坎培拉,在畢瓦巴閉關中心傳授金剛瑜珈母的灌頂及教學,並訪問墨爾本及黃金海岸等地。同年秋天,應尊者 達賴喇嘛的邀請,至奧地利參加時輪金剛大灌頂。

二○○四年,應新加坡、台灣等地信眾請求,再次訪問新加坡及台灣。在新加坡停留兩週給予教授。之後在台灣傳授時輪金剛大灌頂,以及金剛瑜珈母的灌頂、教學及閉關法本的詳細解釋。

法王慈悲為了消除臺灣廣大佛友的一切違緣障礙,另積聚廣大福德資糧,成辦不可思議功德利益,舉行白瑪哈嘎拉增福添壽財神大火供。在台灣短暫停留七個星期後,回到印度薩迦寺主持年度喜金剛成就大法會。

同年十二月,印度薩迦寺邀請世界各地的薩迦中心前往印度拉吉普為法王舉行六十大壽一連串的慶典活動。在這一連串的慶典活動,包括維持五天的迴向法王健康長壽的大法會以及連續三天的西藏文化及民俗表演。

二○○五年秋,薩迦法王進行為期一年的閉關。

二○○六年夏出關後,前往尼泊爾弘法。同年秋天,應西班牙薩迦基金會的邀請,在歐洲最大的薩迦中心傳授了勝樂金剛大灌頂及金剛瑜珈女加持灌頂及金剛瑜珈女十天的不共教學。

二○○七年元月,薩迦法王的根本上師之一,偉大的 究給企謙仁波切示現圓寂,在維持16天的涅槃禪定後,由薩迦法王、法王子 大寶金剛仁波切、祿頂堪千仁波切及祿頂堪布仁波切,分別在東南西北主持四壇火供;值得一提的是:同年,隨侍薩迦法王的侍者桑傑亦往生,桑傑一生隨侍過薩迦法王的父親、薩迦法王及兩位法王子,並在殊勝的昆氏家族三代座前領受過《道果》,然終其一生,未見其作過長時間的閉關,但因其隨侍上師的功德,在其往生後也保持於禪定中超過一百小時,但因薩迦法王要趕往尼泊爾為究給企謙仁波切舉行荼毘大典,故以修法讓桑傑提前出定,並進行火化,由此可見,修習上師相應法的重要性及不可思議功德。

同年五月,應索甲仁波切的邀請,訪問索甲仁波切在歐洲的主要駐錫地法國雷饒林傳法,之後應喇嘛雷謝的請求,前往英國薩迦圖登林傳授《道果會眾釋》。

二○○八年四月,法王的次子智慧金剛仁波切在瑞士蘇黎世迎娶達嫫蘇南,這將為薩迦昆氏度母宮法脈的延續有新的一番氣象,婚禮除有法王子大寶金剛仁波切及大佛母扎喜拉吉以及四大教派許多寺院的代表一起為之祝福。

同年法王應大堪布 貢噶旺秋仁波切的請求,在印度宗薩佛學院傳授《不共道果教學釋》,此次教學聚集了四千餘人;在《道果》教授接近尾聲時,大堪布 貢噶旺秋仁波切示現圓寂,法王為之主持荼毘大典。六月再度應台灣

弟子的請求,在台北給予《道果三現分》的教學,以及在台北世貿國際會議中心給予財神總集大灌頂。在高雄應海濤法師的請求,給予覺囊派傳承的時輪金剛大灌頂。

同年秋天應黃教梭巴仁波切的請求,在印度薩迦寺給予珍寶鬘百尊結集灌頂,受法者有昆氏王嗣大寶金剛仁波切、無著金剛仁波切及薩迦派的仁波切、堪布還有僧眾尼師,另黃教傳承中的梭巴仁波切以及七十餘位大格西們,總共千餘位的僧俗二眾來領受此殊勝的大灌頂。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