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600_331680386923247_782868448_n


受用圓滿

薩迦派從昆•貢卻賈波建寺以來,不間斷地以三怙主之化身傳承相續到現在的第四十一世薩迦法王。法王於西元1945年9月7日,藏曆第十六曜輪木雞年八月初一日清晨,在日喀則附近的策東70薩迦宮殿出生。法王降生伴隨許多瑞相,如天空出現多道彩虹,當地人們供養取自百隻母氂牛的奶,隨後又有人供養蓮花生大士像等殊勝緣起,且法王降生的房間也正是拿瓊千波拿旺貢噶仁欽當年誕生時的房間。

依照昆氏家族的傳統,為祈能增長智慧,在法王降生後不久,便在其舌面上,寫上文殊菩薩的種子字「迪」字,並且進行許多法事儀軌。又為求法王長壽健康,最初取的梵文名字為長壽金剛72。法王在拿旺羅卓仁欽仁波切座前領受長壽佛九本尊大灌頂,然後再由父親與拿旺羅卓仁欽仁波切共同正式取名為拿旺貢噶帖千巴特聽列桑佩旺吉嘉波。

法王在年幼時就具有種種特質,玩耍時,他常模仿火供、除障法事、梵唄、儀軌修法等等,也製作玩具朵瑪。拿羅仁波切見到這些種種之後,讚歎說:「他無疑地必成為證悟極高的偉大上師。」

法王的母親於一九四八年初,藏曆十二月捨報,年僅三歲的法王,雖然當時無法理解死亡,但是他也為此哀痛不已。一九四九年,四歲時,法王的父親金剛持拿旺貢噶仁欽傳授給法王昆氏家族特殊的普巴金剛大灌頂。法王對此事記憶猶新,並堅信以此灌頂之加持,迄今為止所做一切事業皆無大礙。法王亦陸續領受了許多其他灌頂及法教。

一九五〇年的藏曆正月末,法王的二姊傑尊阿陽因病去世,緊接著法王父親也病了,由於眾生的福報不夠,在藏曆二月初八日,法王的父親示寂入大涅槃。


在西藏之佛行事業

法王的父親圓寂之後不久,拿旺羅卓仁欽仁波切傳授紅黃文殊的特別灌頂給予法王,之後法王便在他的教導下,並且遵循歷代昆氏家族法嗣傳規,從薩千‧貢噶寧波以金墨水所寫的卷軸開始學習字母。法王的啟蒙教師貢噶嘉稱教他基礎閱讀、書寫、及祈請文的唸誦。法王非常精進地學習如何讀誦直到確實精通為止,他相信這就是他閱讀技巧極佳的基礎。

一九五〇年秋,法王到哦派耶旺卻登寺78,在其根本上師大堪布金剛持拿旺羅卓旋遍寧波79座前領受《共道果》。在見到根本上師的那一剎那,法王對上師生起極大信心,深信這位偉大的堪布在過去生與未來生,都是他的上師。同年,在一個為祈求法王長壽而舉辦的大法會中,他將所有應允長久住世的偈語無誤地背誦出來,這對一個五、六歲的小孩來說,是一件很令人讚歎的事。

一九五一年,法王六歲時,開始背誦極為重要的密續典籍。這一年,也是法王首度會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一九五二年初,西藏政府代表正式以蓋有官印之行文,宣佈法王是薩迦派的傳承持有者,並舉行簡要的陞座前行儀式。在此同時,法王也通過了背誦的口試,記憶力驚人的法王,背誦了厚達上千頁的經書。此時尊貴的貢噶策旺被指派為法王的親教師。法王也為選派薩迦寺新堪布芒圖嘉措擔任此職。此後,法王辦公室便負起選任薩迦派各種職位負責人的工作。

一九五三年,法王進行此生第一次閉關,以長壽佛為本尊的修持。同年,法王也傳授了他此生第一次的灌頂。法王雖多次殷重祈請其根本上師─金剛持拿旺羅卓旋遍寧波(丹巴仁波切)長久住世,但在藏曆四月他還是以禪定姿勢入究竟涅槃。荼毗時與荼毗後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瑞相。

丹巴仁波切圓寂後,由康薩夏忠拿旺羅卓滇津寧波仁波切攝政,他也是法王的上師。由於對根本上師具有虔誠的信心,在唸誦傳承上師祈請文時,法王念到自己上師的名號時,每每泣不成聲。縱使丹巴仁波切示寂多年,每次念到其名號時,法王總是熱淚盈眶。這就是法王對自己的上師具備至誠恭敬心的表徵。

同年藏曆七月,法王完成為期七個月的傳統閉關,在這段閉關期間,法王進行許多其他本尊的修持,總共成就了二十多種不同的本尊閉關。以這種方式,法王圓滿了祖師們無與倫比的事業,也成功地遵循薩迦諸大師所樹立的禪修典範。

一九五四年,為了能夠擔任廣大的儀軌修法的主法者,法王參加了種種的內外金剛舞考試。他面戴昆氏家族傳承祖師們所戴過有加持力的面具,跳金剛舞。直到今天,帶領修持儀軌和跳金剛舞的主法金剛上師的任務,也是法王角色的一部分。

同年,在枸壤佛殿中出現種種吉祥的徵兆。佛殿裡的佛像自動轉向東方,並出現一條絲線將它綁在牆上。這種景象連佛殿的香燈師也未曾見過。這段期間,正是達賴喇嘛尊者與其他許多大喇嘛在漢地訪問的時候。人們認為是

這尊佛像一直守護他們的象徵。七、八個月之後,佛像就自動轉回原來的方位,而那條絲線也不見了。

一九五五年,法王在度母宮首度傳授大灌頂,上千民眾分成好幾個小組,連續進行好幾天。

一九五五年九月初,法王搭車前往拉薩會見達賴喇嘛尊者,領受教法。這是他第一次搭乘汽車旅行。法王在達賴喇嘛尊者的私人寺院─尊勝寺84,向達賴喇嘛做供養時,向寺院的僧眾,以及包括由西藏政府閣員率領的許多政府高級官員,深入解釋供曼達的意義。與會大眾都對法王以如此幼小的年紀,能有如此卓越的知識,給予高度讚歎。

此後,法王的智慧就傳遍了西藏各地。

一九五六年,在拉薩舉行的普賢祈願大法會85之後,法王與隨從人員前往拉薩南方朝聖。此行,他們造訪了許多薩迦派寺院。訪問期間,法王應訪問地區寺院的請求,傳授灌頂、口傳與教授等,與當地民眾建立殊勝的法緣。

同年,中共領導人組織了一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大會。因此,法王必須出席,而縮短了他原定的行程。其他許多大喇嘛、宗派領袖和官員等都出席了這次會議。儘管法王年紀很小,但是他的演講卻得到高度的讚賞。該項會議不允許有任何隨從人員參加,法王記憶猶新地回憶,當時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慈悲地牽著他的手,通過人群進入會場,並且讓他坐在大腿上開會的情景。

會議期間,蔣揚欽哲卻吉羅卓造訪薩迦,並且傳授了許多灌頂。金剛持蔣揚欽哲仁波切在他的傳記中說,他將法王視為貢噶仁欽大師轉世。

一九五六年,法王前往印度朝聖,造訪佛陀的出生聖地─藍毗尼園、佛陀主要的住處─舍衛城、以及佛陀示現入大般涅槃之處─拘尸那揭羅,也造訪瓦拉那西,與在薩爾那特的鹿野苑,也就是世尊初轉法輪傳授四聖諦的地方。然後造訪世尊成道處─菩提迦耶,這也是未來千佛將成道之處。法王與隨從在菩提樹下做了廣大的供養。然後,前往佛陀宣講《大般若經》的王舍城。他們也造訪了附近的那爛陀大學的遺蹟。這所大學曾經造就出上千位傑出的學者,其中包括了薩迦《道果》教法的初祖─大成就者毗瓦巴尊者,是印度佛教教義最傑出的弘揚者。在這次朝聖,凡所到之聖地,法王和隨從們都念誦種種的祈請文,並做廣大供養。

同年年底,祿頂堪仁波切造訪薩迦,法王為他傳授大灌頂,在最後一天,為了表達感激之意,祿頂堪仁波切向法王供曼達,並詳細解釋。

一九五八年舉辦了許多儀軌法會,做為隔年舉行法王陞座典禮的前行。

一九五九年藏曆正月,法王十四歲,陞座典禮先進行為期七天的法會,然後是為期三天的盛大儀式。與會僧眾超過千人,許多大喇嘛與政府高階官員皆派代表出席廣大供養。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