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上師——尊貴的究給企謙仁波切

 

OLD SHOT一代宗師 — 究給企謙仁波切,於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六點四十五分於尼泊爾那瀾唐的閉關房示現圓寂。仁波切的一生不但是位持戒精嚴的修行者,也是一位通曉佛教哲理、文學、詩、歷史、天文學的學者,更在佛法的修持上,是位有高証悟的大師。

所以有更多人更適合寫這篇文章,但我僅是以一位究給企謙仁波切的弟子,想和大家分享,我所知道的究給企謙仁波切的生平事宜,以及究給企謙仁波切圓寂後到荼毗大典及荼毗大塔開塔後的種種。

究給‧企謙出生於神聖的戒氏—夏魯‧庫香的家族。一九二八年,究給‧企千仁波切九歲時,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認證他是那爛陀寺的法座持有者。

究給仁波切在年輕時就已圓滿四部密續所有主要本尊的禪修閉關。他圓滿的修持包括喜金剛、金剛瑜珈母、時輪金剛、密集金剛、大黑天、獅面空行母、白文殊、白度母等等…許多本尊的閉關。仁波切對佛法的各種主要學問都有廣泛的研究。

究給仁波切自坐床直到圓寂為止,他始終精進的持守比丘具足戒,以及菩薩戒和密乘誓戒,他是圓滿持守三種戒律的殊勝上師之一。

某年,究給企謙仁波切蒞臨香港綠度母法輪中心弘揚佛法,到晚上七點時,法輪中心的負責人邱淑貞女士宴請所有喇嘛們外出晚餐。

此時究給企謙仁波切正在修每日的護法供,我因體恤喇嘛們少出國,所以我自願留守佛堂。

當喇嘛們都出去後,此時究給企謙仁波切搖鈴,我便進入禪房請示仁波切需要些什麼,究給企謙仁波切以手語表示「其他喇嘛侍者呢?」

我以手語回「喇嘛們皆出門吃晚飯。」

仁波切便示意要我把護法杯添滿之後,我便退出。

第二日早晨,究給企謙仁波切對其侍者及喇嘛們以嚴肅的態度做如下的開示「我是一位比丘,你們怎麼可以讓一位阿尼獨自留守侍候我,這是違反佛戒的,因為比丘不可和異性獨處於一室,希望以後你們要謹記在心,不可再犯同樣的錯誤。」

當年我四十歲,仁波切八十歲,我侍候仁波切的心態一如自己的祖父一般,但仁波切還是認為,以戒律而言,這是不妥當的行為。由此可得知究給企謙仁波切他在持守比丘戒律上的嚴謹態度。

choekyae_trichen_rimpoche

另提及究給企謙仁波切持守密乘戒的情形,某年夏天,仁波切去慕斯丹閉關,由於喜馬拉雅山上的物資缺乏,導致飲食無法均衡,所以在這次閉關期間不幸得了肺炎,而回到加德滿都的醫院治療。

因這次生病,使仁波切的視力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無法閱讀經典,但在密乘裡有三昧耶,有些經典是每天必需要修唸的,但因視力受影響,因此仁波切便請侍者站在病床前,從頭至尾唸誦一遍,仁波切便聽著喇嘛的唸誦隨文作觀,完成每日三昧耶的修法。

依我們的瞭解,以仁波切如此高証量的上師,多修或少修一次法,是無太大差別的,但仁波切為了示現持守密乘的三昧耶,雖然看不清楚,但還是要藉由其他方法完成每日的修行,讓弟子們感動不已。

 

究給‧企謙仁波切被視為無上的神聖上師。因為他的弟子包括法王達賴喇嘛及薩迦法王,他傳授過不共道果等許多殊勝珍貴的教法給達賴喇嘛,傳授密續總集給薩迦法王。

仁波切的弟子遍及寧瑪、噶舉、格魯各派的許多仁波切及喇嘛,接受過他法教的弟子不計其數,遍及全世界。

仁波切教化是非常具有智慧且幽默的,有次某位弟子向仁波切請益,弟子向仁波切說:「我的禪定修得很好,請問如何突破目前的瓶頸?」

仁波切說「那你應多修慈悲心」此弟子聽聞,臉上出現失望的神情,認為仁波切不瞭解他的禪定已修得非常好,於是仁波切開示說:「空悲是不二的,因悲心越廣,空性定便能越深厚。」弟子便顯得滿意這個答案。

接著弟子又問「是否有快速成佛的密訣?」

仁波切回答:「快速成佛的密訣,我想是有的,過去生我們曾是師兄弟,而今您跪著問我問題,我坐著回答您的問題,只因為過去幾生以來,我比您精進,故而精進是快速成就無上佛果的最佳密訣。」

究給仁波切每天都維持禪修四座法,每座時間長達三到五個小時不等,這種嚴謹的修行生活,直到圓寂前始終奉行不輟。有時仁波切可在一次禪修中圓滿修完兩、三次喜金剛,或其他本尊的全部儀軌。他一生直至圓寂每晚都只睡極短的時間。正是由於這種無須睡眠而持續修行的能力,使仁波切能持守許多薩迦珍貴傳承的每日持誦誓戒,正是因為對佛法修行的堅貞不移,使許多人視仁波切為已獲殊勝成就的上師。

薩迦‧崔津法王曾如此讚歎究給‧企謙仁波切:「有許多人因聽聞經典而證得智慧,有些人因思惟佛法而證得智慧,只有很少數人因修行而證得智慧。而究給‧企謙仁波切則證悟全部三種智慧。我們應深慶自己具足如此圓滿的因緣能見到究給‧企謙仁波切,這件事本身就是種偉大的加持。」

尊貴的究給企謙仁波切於元月22日上午6:45示現圓寂,但他保持大涅槃的禪定有十六天之久,2月6日出定,在這十六天內究給仁波切保持著一向禪坐的姿勢,面部祥和,身體柔軟,在他關房方圓數百呎,都可以特別感受到一股祥和,凝固之力量。仁波切一入大涅槃,尊貴的阿貝堪仁波切即負起根據藏傳佛教的習俗和傳統來處理大成就圓寂相關事宜。

幾天後,尊貴的祿頂堪千仁波切於印度趕來,堪千仁波切帶領僧眾修四部密續主要本尊之大法會且負責觀察究給企謙仁波切於涅槃禪定中出定與否。

究給企謙仁波切於元月22日至2月6日保持在涅槃的三摩地中,在仁波切涅槃三摩地的第七天,(藏曆初十)天空中出現彩虹以及不可思議的祥雲。

仁波切圓滿十六天的三摩地出定之後,於2月9日仁波切的法體被迎請回大佛塔他的主要寺院內安置,為此,許多不同寺院和團體在沿路上紛紛豎立許多樓牌拱門、幢幡等以頌揚仁波切眾多殊勝之功德,這些牌坊於那瀾唐的關房一路至大佛塔。

當仁波切的法體進入大佛塔正門時,天空中現出一道圓形的彩虹圍繞著太陽,當時風和日麗,沒有下雨的跡象,風輕輕的吹來,參與迎禮的信徒都感受到特別的加持清涼且空明。

仁波切的神聖法體迎請回加德滿都的大慈寺,寺院中佈置莊嚴隆重的會場,目前每天有五種法會進行著,喜金剛成就法—老祿丁堪仁于波切帶領,金剛瑜珈母成就法由究給仁波切的妹妹—傑尊仁波切帶領,大日如來成就法由塔澤仁波切帶領,上師相應法由土庫多傑仁波切主法,護法祈願法會由究給曉宗帶領主法。

每天早上8:00開始,由四面八方來的信徒,數以萬計,向究給仁波切的圓滿身頂禮,獻上哈達。2月14日下午2:00開始,天空下起如花朵般雨,以前在經書中看到花雨、花雲,但以為只是形容詞,但這次我自己親眼所見,真是感動不已,這花雨下了將近半個小時,之後下起雪,這是60年來,在加德滿都平地上下雪,在此地的信徒都對仁波切產生不可動堅固的信心。

究給企謙仁波切的荼毗大典在3月3日,由薩迦法王、大寶金剛仁波切、祿丁堪千仁波切、小祿丁堪仁波切,四位具德上師聯合主持喜金剛、金剛薩埵、金剛瑜珈母、大日如來四種不同的火供,荼毗火供法會在神聖莊嚴的情境中舉行,有些虔誠的弟子在其拍攝荼毗法會照片,清晰看見究給仁波切的容貌,有些看見舍利子隨火供的煙霧上升而後化入法界中。荼毗法會有來自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及全世界各地中心的代表、弟子以及尼泊爾當地的信眾,約有數千人參與此一神聖莊嚴之法會。

3月12日早上6:00由老錄丁堪仁波切主持開塔大典,當天早上無雲晴空下現出圓形彩虹圍繞著太陽,另有半圓形的彩虹,顏色稍淡,橫掛在天空中。經過九天的火化封塔,12日早上開塔,究給企謙仁波切的心臟、舌、眼睛三者完整保存著,這代表修行者身、語、意三者的永恆。另有許多的舍利子,顏色亦有多樣,如藍黑色的舍利子可能是仁波切常年修行大黑天本尊的成果。

我四月二十四日由印度回到尼泊爾,前去頂禮仁波切的舍利子,仁波切的舍利子存放在道果大殿,當道果殿大門一開啟時,有一股特殊香氣撲鼻而來。仁波切頭蓋骨有一大片保持完好,從開塔到今,還不斷的長出舍利子,其中有一顆雖然很小,卻有著鑽石般的光彩。

從究給企謙仁波切示現圓寂起,多次示現出許多不可思議的瑞相及感應,如長達16天的涅槃禪定,及多次圓形彩虹的出現,六十二年首次在加德滿都城內下雪,午後飄下如花的雨水,及心臟、舌、眼不壞,被保存著,還有許多的舍利子,這些種種瑞相,感動許多人歸依佛法,一代大師的示現,祂利益不僅是當今的人,後人讀他的傳記及論述,也將會受益無窮。

我們何其幸運,能親自領受其教法,或捧讀其開示語錄,願究給企謙仁波切一生精進修行的典範,亦能影響大家,在無上菩提道上,精進不懈,早識自心本性,証無上佛果。

末學 釋法音 合十敬書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