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之佛行事業

一九五九年稍後,法王與所有的隨從離開西藏前往印度。在他們安全抵達的時候,受到錫金王室成員的熱誠、殷切接待。同年年底,蔣揚欽哲仁波切於錫金入究竟涅槃。在他示寂的當天,整個山谷遍滿光芒,直到太陽下山之後的許久,依然可見。還有許多殊勝的瑞相。

一九六二年,金剛持蔣巴桑波在西藏入究竟涅槃。大約就在同時,法王夢見這位偉大的金剛持,容光煥發、心情愉悅地供養法王一條吉祥的白哈達,這象徵著法王與上師的悲心永不分離。

一九六三年,第一屆西藏佛教會議在達賴喇嘛尊者的贊助下,於達蘭莎拉99舉行。與會者包括四大教派領袖以及許多傑出的上師們。薩迦法王以其豐富的佛學知識與對一切不同傳承的慈悲態度,贏得所有與會者的讚歎與尊敬。

在那年,法王獲得達賴喇嘛尊者的慈悲允許,在印度為薩迦派僧眾的學習興建寺院,並為薩迦派在家眾建立屯墾區。

一九六四年三月十六日,在拉吉普一處租借的大禮堂舉行薩迦寺重建慶祝大會,當時出現了許多吉祥的瑞相。法王和尊貴的堪千阿貝仁波切討論延續弘揚佛法的重要性,於是有了興建一所學習佛教哲學機構的構想,因之建立了現在的薩迦佛教大學。

同年,法王在北印度喜馬偕爾邦普汝瓦拉,建立了一座新的薩迦派主寺,名為薩迦能仁勝教寺,也就是現在的薩迦能仁佛學院。

一九六八年,法王認証聽列諾布之子,是二十世紀偉大的不分教派主要領導者蔣揚卻吉羅卓的轉世,亦即是眾所周知的宗薩欽哲仁波切,他的陞座典禮是在拉吉普薩迦寺舉行。此後,法王也認証許多薩迦派與其他傳承上師的轉世。同年在北印度嘉馬偕爾邦普汝瓦拉建立薩迦屯墾區。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藏曆十一月十四日,薩迦班智達的涅槃紀念日,薩迦佛教大學在一處租借來的民宅舉行開幕儀式,由尊貴的堪千阿貝仁波切擔任第一任校長。

一九七四年,為了要延續昆氏家族相續不斷的血脈傳承,在法王的姨母和許多大喇嘛的請求之下,法王迎娶札西拉吉為他的達嫫。她來自東藏康區德格王國的貴族,父親為德格侯秋倉。達嫫札西拉吉到度母宮後,相繼出現許多吉兆,當中包括兩位法王子的降生。

一九七四年,法王第一次到海外弘法,此行包括了瑞士、英國、加拿大、美國、日本、與泰國。在英國期間,法王第一次以英語開示,這是一個吉祥的巧合,結束英國弘法行程之後,繼續造訪了許多國家。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九日,達嫫姑秀札西拉吉生下大法王子大寶金剛仁波切。

一九七五年,法王的姨母欽列巴就桑嫫去世。法王為其姨母修破瓦法與舉行隆重的荼毘法會。法王在荼毘法會上憶念姨母的不思議功德時說:「從學習字母開始,到從如佛上師領納甚深廣大的法海,並且能夠具足能力,成為尊貴族群的一員,完全依於姨母的大慈心所致。她不但具有偉大的奉獻精神和正知見,也是對一切有情具有大悲心。她是一位具有許多偉大成就的大修行者,譬如圓滿六十萬遍大禮拜與念誦皈依文,一千萬遍上師相應文,約五百萬遍供曼達,兩千萬遍度母咒,以及許多其他類似的修行。她的禪修成就超過許多終生閉關的修行者。在荼毘法會上出現許多吉兆,例如確信證得究竟涅槃的相。」

一九七七年,法王將度母宮所有儲蓄全部投入在喜馬偕爾邦普汝瓦拉新薩迦寺的興建工程。

一九七九年藏曆一月,法王主持了薩迦大學院址的奠基典禮。七月五日,法王的次子智慧金剛仁波切在許多吉祥徵兆伴隨下而誕生。

此後,法王應邀拜訪了正在新德里的醫院中接受治療的第十六世噶瑪巴,並祈請他為利一切有情而長久住世。噶瑪巴請求薩迦法王為他傳授一個昆氏家族的普巴灌頂,並把他自己所配戴的手錶供養給薩迦法王以示謝意。在這次的會面中,他們對於有關傳承和佛法的弘揚,特別是西藏文化的保存有一番長談與討論。

一九八○年,經過三年的艱鉅建設之後,新薩迦寺終於完工,並於十二月十二日舉行開光儀式,為慶祝普汝瓦拉薩迦寺的開光,法王給予不共道果的教學。

一九八五年,法王與隨從一起為加德滿都博大的蔣千拉康大慈寺,殊勝莊嚴的大佛像舉行開光儀式。大殿極為莊嚴的佛像是以許多神聖且稀有的舍利裝藏。由金剛持薩迦法王、金剛持究給企謙仁波切,與金剛持祿頂堪仁波切一起主持佛像開光大典。金剛持究給企謙仁波切為了使大眾能和未來佛彌勒,結下吉祥法緣,以便在未來彌勒下生此世間時,得以幸運值遇。法王在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大喇嘛的請求下,多年來興建了許多寺院、佛像與佛塔。

一九八六年九月九日,祿頂堪仁波切在哦巴支派位於印度曼都瓦拉的主要法座所在─哦寺,為法王做了一個廣大而圓滿的長壽法會,法王在法會上曾如是說:「這個長壽法會將帶給我長壽以及許多殊勝的徵兆。」

同年,薩迦法王在薩迦大學,傳授第三次「道果會眾釋」的教授,對象為大學內之學僧及眾多外國弟子。同時由於法王身份特殊,暫時無法應台灣弟子之邀請來台弘法,因此特別派遣由其親教師─堪千 阿貝仁波切,代表他來台弘法並成立「薩迦弘法修行中心」,而該中心於一九八九年在堪千 阿貝仁波切的指示下,改名成「中華民國密宗薩迦佛學會」,為薩迦傳承在台灣之弘傳奠下良好的基礎。

一九八七年春,闊別印度二十七年的薩迦圓滿宮領袖─達欽法王陛下,在拉吉普受到了薩迦法王的熱誠歡迎與招待;這也是薩迦昆氏家族兩大精神領袖數十年後,在印度首次歷史性的會面。達欽法王的第五位法王子─薩都仁波切,此次也在拉吉普薩迦寺中舉行陞座大典,並公開認證他為薩迦昆氏家族尊勝父子傳承之轉世仁波切;依薩迦昆氏家族的傳統,凡此父子血脈傳承持有者之子均被承認為轉世祖古。

同年七月,年僅十三歲的薩迦法王之長子 大寶金剛仁波切通過了普巴金剛成就大法會領誦考試;此考試是依照薩迦昆氏家族之傳統,以背誦儀軌方式而領導法會儀式所進行的測驗。

薩迦法王並在該年八月二十四日,也就是薩迦班智達之誕辰,在薩迦大學新落成的大殿,舉行長壽佛的加持作為開啟佛法之門,以英文為來自十二個國家的弟子傳授「道果會眾釋」。宗薩佛學院的大堪布 貢噶旺秋,並在同時為薩迦大學的學生講授其著作的《量論》注疏、《事師五十頌》、《十四根本墮》、和《成佛想的二十願》,這些教授同時也翻譯成英文以利益西方弟子。

同年十月,薩迦法王在兩個法王子的隨侍,去錫金訪問這是距上次訪問後三十年之久,為錫金首府崗托的「薩哦寺」落成而舉行開光典禮,包括錫金總督及印度高級官員,和千餘位的僧俗二眾參與了此項盛會;在開光典禮之後給予了多次的灌頂大法會。薩迦法王並且在十月二十七日,應邀拜訪了噶瑪巴印度的法座所在─隆德寺,為隆德寺與那爛陀佛學院的大殿加持,並於隆德寺舉行了文殊師利菩薩的灌頂;受法者有十四世夏瑪仁波切、許多大喇嘛、該寺全體僧眾及在家弟子都領受了薩迦法王的灌頂與加持。

此行薩迦法王亦朝禮錫金的南部與西部許多聖地,並為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寺院祈福與加持與開光,緊接之後到大吉嶺的薩迦古魯寺院傳授喜金剛因、道灌頂,並舉行大煙供法會;並在卡林邦傳授長壽佛灌頂。薩迦法王此行之弘法,強化了錫金於八百年前和西藏所建立的友善關係。

一九八八年一月二日,薩迦法王應薩迦哦巴支派領袖祿頂堪千仁波切的請求,為哦巴於印度曼都瓦拉的根本道場─哦寺的大殿重建落成,主持開光典禮,並在該寺駐留三個月傳授《密續總集》,《密續總集》灌頂是包含三十多個薩迦傳承的主要大灌頂。隨後於藏曆新年,法王在哦寺,依西藏傳統舉行十六阿羅漢法會,象徵佛陀教法必能弘揚,並迴向一切眾生獲得幸福、安樂。之後法王與其眷屬動身前往普魯瓦拉,舉行了普巴金剛廣軌修法,以遣除一切障礙。並應邀到德拉敦的直貢噶舉寺,為新學院舉行開光典禮及加持。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