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120_279919378766015_1272538704_n


偉大的上師畢哇巴,是古印度受人景仰的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他是道果傳承初祖,其傳承來自無我母(喜金剛之佛母)。道果是薩迦派最主要的修行法門。

畢哇巴大師,在七世紀仁君提婆波羅統治時期,出生於孟加拉初普拉東方省份的貴族家庭。年少時期,畢哇巴便在北孟加拉索瑪普利寺院出家為僧。在當地學成之後,他進入著名的那爛陀寺院,從那爛陀住持曇摩密多處受持比丘戒,命名為達摩波羅。

在那爛陀寺,曇摩密多傳授金剛乘法門,特別是勝樂金剛本續。因畢哇巴的學識素負盛名,故於其上師圓寂之後,便繼承那
爛陀寺院的住持。日間,他教授僧侶們大乘佛法,辯論與寫作。於夜間,他則私下修習密咒乘。然而長此以往,他卻一無所成。更令他灰心的是,他開始經歷一連串不祥的夢魘。畢哇巴認為這顯示他和密宗法門無緣,有此認知之後,他隨即將念珠棄之茅廁,決意全心獻身於大乘佛法的講授。

就在當夜,無我佛母示現告訴他:“善男子,別這麼做。拾起你的念珠,清淨它,繼續修持。我是和你有緣的本尊,我將賜加持予你。

隔夜,無我佛母再度示現於十五位天女的曼陀羅中,賜予他四灌頂,因此畢哇巴當下証得初地菩薩果位,之後每日覺受增長提升一地。連續六天,在藏曆四月二十九日,他証得六地菩薩果位。為了表達對上師及本尊的感恩,他舉行了薈供,並以酒肉供養,他將寺內鴿子烹煮,此舉招致僧侶強烈質疑,欲將他逐出寺院,當時他卻行至湖中,足踏蓮花而不落水,眾人驚疑懺悔之時,畢哇巴更將僧眾取來的鴿翼,化為活生生的鴿子,就在僧眾百思不得其解之中,自稱為「畢哇巴(邪惡者)」之後而離寺。

此後畢哇巴四處遊歷,以神通來擊退魔敵。他捨棄了比丘的裝束,成為瑜珈行者,卻因恆河女神拒絕他化緣,兩度將恆河水分開為二邊,從中間從容而過。後來,畢哇巴又在一家酒店飲酒,就在女主人要其付帳之時,他在桌上畫下記號並且說道,若他的影子能越過記號,他便付錢,他卻施展神通力,停住太陽三天,讓他駐足的酒館能供他飲酒不歇。達卡那薩的國王派人來追查原因,到了夜晚,太陽女神現身於國王夢中,告訴國王,她被瑜珈士因積欠酒錢,作為抵押,達卡那薩國王這才趕忙到了酒店,為畢哇巴償還酒錢。

隨後畢哇巴又到了應達國,彼國舉國上下皆為外道徒,國內供奉了一尊八十一呎高的大自在天王神像,應達國王命令畢哇巴向神像頂禮。畢哇巴卻拒絕了,國王誘脅欲將其殺害,畢哇巴於是雙手合掌頂禮,這時,大自在的神像竟立刻裂開,此時空中傳來聲音:「我發願服從您!」,大自在神像在發誓後,竟神奇復原了。國王於是轉為供養畢哇巴,而這座城,從此成為佛教信仰的大自在神廟,現仍完善保存著。

在旅途中,畢哇巴遇見了宗畢嚇魯加和古里悉那恰鈴,此二位後來成為了他的門下弟子。後來,他在索瑪那薩建了一座寺廟,成立一間僧院,並且下令停止牲畜祭祀。

當畢哇巴圓寂時,據說他溶為一尊石像,右手指日,左手捧一漆金壺。據說,此漆能點鐵成金。


 

畢哇巴祖師 ― 証道歌

藏譯英:堪布明瑪 英譯中:陳維

 


頂禮金剛薩埵、大力加持無我母。

唉 瑪 火!

大手印淨如虛空,實相無相不可說,
不生自性超無常,不可證量不思議。

無常無無常不生滅、不存不虛不真幻、
無無緣起無實相,不假外求非無有,
有與無有不思議,二元對立終歸一。

根本實相強作解,
指兔有角尖或鈍,一切無異分別心。
鏡花水月徒名聲,如手指月名亦實。

本然具足不外求,本心無能以名狀,
大手印不生不滅,虛空無名天下母。

無所從出無名狀,
無所不在不變動,無始劫太虛無我,
不可思議如流水,不定不動不離源。

眾生皆出大手印,生命不生亦不滅。

二元表象如苦樂,法性變化乃實相。
無實相無物自化,真實不遠離虛空。

或被儀式所苦惱,或持念珠念佛號,
或吃喝拉食色性,或觀氣脈與明點,
皆為虛幻與妄念。

唉 瑪 火!

追隨上師如是思:
執於虛妄無覺悟,不偏不倚無所悟,
萬物同源無偏正。究竟亦無師可師。

萬有法身相輝映,心念來來復去去,
從未生起天地間,本無思亦無無思。

萬物無分亦無別,所思所行亦無心,
超然物外無憂懼,無心生起無所執。

上師示根本真實,
一朝體悟究竟法,記憶意識歸法性。

意識超然於物外,
自性超脫於執著,不可思議得解脫。

無所執著無慢心,
虔誠與聖者為伍,一念不起淨無垢。

一旦清淨如智者,覺受智慧與實相,
若無領悟大手印,執於二元心念力。

念頭從心念所生,模糊影像常流動,
不得安住於無誤,輪迴流轉無解脫。

執著貪得於名利,耳聰思辯與智性,
經驗成就名與利,心念習性沾染成,
大智慧者不依心,物有所好亦偏執,
此為輪迴根源起,心念生起萬物作,
超然心外若無睹,視而不見得解脫。

心念本異於法性,
法性無思亦無物,不二無有無無有。

智解空性與無心,
智解中道與無住,智解法理心散亂。

安住不思空不空,獨立放下種種心,
實相無思無無思,不迎不拒無所受。

安住如我如是觀,二元對立即化解,
情性所惑無真實,二元表象無解脫。

若患眼疾病不除,將無真實知見心,
智解真實執思辨,思維真實成偏見,
好惡升起無解脫。

煩惱菩提瑜珈道,煩惱實相勤修煉,
修習不休至化境,良駒因鞭而馳騁。

瑜珈行者知不行,
無所得如人無足,終極實境無所執,
無棄無立無所執,無淨無拒從身欲。

佛陀視死如所歸,勇猛精進不棄眾,
不怖懼不避輪迴,不因惡小而為之,
萬法皆空無所出,無所好惡無所執。

明淨實相不偏倚,藏私他人離定見,
自他皆虛妄不實,一心奉獻芸芸眾。

自信滿滿無所動,慈悲上師不忘懷。

執著貪得與人敵,背離傳統入歧途,
無所思物亦無人,無分別心得解脫。

超脫執著修煉心,無貪得亦無憂懼,
無我無有勝天魔,覺醒輪迴即涅槃。

自性純淨即佛性,心物具滅即涅槃,
不思不變無得失,便得究竟與解脫。

唉 瑪 火!

大手印究竟法理,究竟奧義不離空,
當下虛空亦無我,覺者亦名亦標籤。

圓滿亦是弟子見,弟子眾間亦無我,
執於妄念與解脫,法界名號如童語。

虛妄不妄亦標籤,何人感知虛妄否?
毫釐之差涅槃心,解脫與否偶然間。

無物存於虛空中,何來解脫之正道?
終極相對亦標籤,不存法界無法界。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