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給企謙仁波切開示


具加持的傳承

佛教的傳統,傳承非常重要。沒有傳承,就無法得到加持。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開始就要檢視這個傳統是否有真正的傳承。真正的傳承透過經驗來證明。許多人都是透過修持教法而獲得開悟的。

察巴傳承源自薩迦昆族的達千洛卓嘉晨。達千洛卓嘉晨是位偉大的三種戒律的持有者,他激勵了多鈴巴的信心,多鈴巴從達千洛卓嘉晨處領受這三種戒律並成為其主要的弟子。多鈴巴的主要弟子為察千洛沙嘉措。察千傳承的金剛瑜珈母誦本,描繪禪修道上次第的言詞都是來自察千所說,也就是他自己描述其修持道上的圓滿經歷。他親身證得修行上的每個次第,其傳承祈請文中即描繪自己見到了真正的金剛瑜珈母的情境。

欽拉秋傑則是我的家族─傑尊族─第一位究給企謙法座的持有者。從欽拉秋傑時代開始,我已是傑尊家族血脈傳承的第十八世那瀾陀寺的究給企謙。

欽拉秋傑曾在不同的場合親見金剛瑜珈母的顯現:有一次,他親眼見到一紅一白的金剛瑜珈母現於拉薩附近扎葉瓦的懸崖上,這一紅一白的兩尊金剛瑜珈母,賜予他時輪金剛灌頂。欽拉秋傑帶回透明且上面滿佈閃閃虹光的庫夏草,以證明金剛瑜珈母曾親自給他灌頂。

究給企謙欽拉秋傑曾獲知預言,如果他前往神聖的察歷山區閉關修行,將成就虹光身。當時他因身負那瀾陀及扎魯兩寺院的重任,無法前往。不過後來在金剛瑜珈母親授時輪金剛灌頂、加持及教法後,欽拉秋傑的確成就了虹光身。

當欽拉秋傑告知侍者他的成就時,侍者問他什麼是光明身,欽拉秋傑便說:「來,摸摸我的頭。」侍者用手碰觸上師的頭頂,只覺他的手直入上師整個身體,看起來是上師的身,卻是透明的光體。這就是欽拉秋傑透露成就虹光身的徵兆。欽拉秋傑是察巴教派金剛瑜珈母傳承最重要的上師之一。

這些教法的傳承一直持續到我們現在的上師。金剛瑜珈母虹光身成就修持教法、以及體悟明覺時所有經驗的一味教法(也是虹光身修持法的一部分),事實上都非常類似時輪金剛的圓滿次第教法。兩個傳承修持的解說可以互補,這是察巴教派金剛瑜珈母傳承很重要的一個特點。

這個傳承─以親見金剛瑜珈母並領受其教法的幾位大師為代表─一直持續至今日。

在近代,接續這個傳統的上師是蔣揚欽哲旺波。他不但真正見到金剛瑜珈母並獲得短軌傳承,也就是金剛瑜珈母直接口授的淨見。

蔣揚欽哲旺波是極特別、極例外的上師,也是西藏最偉大的上師之一。蔣揚欽哲旺波地位崇高,西藏人稱他為第二佛。

近代,薩迦傳承金剛瑜珈母教法的根源來自蔣揚欽哲旺波,他與弟子洛碟旺波一起教授金剛瑜珈母修持法最長的開示。本開示的文字經洛碟旺波仔細督導,並由這兩位上師的弟子東康赤巴撰寫。我本人則是從丹巴仁波切上師巨細靡遺得獲這些教法。由蔣揚欽哲旺波欽定的短軌傳承教本一直傳至我們現在的上師。

我們以上約略談了金剛瑜珈母教法深具加持的傳承,它是一個實修經驗的傳承,因為這是個透過經驗證實未曾中斷的傳承。它是一個實證開悟的傳承,因為達千洛卓嘉晨等上師由此教法開悟。它也是一個密語口授的如實覺知傳承,因為札巴嘉晨以及之後的許多上師都親見了金剛瑜珈母的尊勝容顏。

它是一個無上正見的傳承,因為它同時具足加持力、修持指南、及口傳教授,能為修行弟子直指法性,也因此是究竟正見的教法。

當虔誠弟子出現時,如果他能與上師的關係如同父子,並能持守三昧耶誓,這時上師即可傳授究竟的法教,如直指法性的口傳教授等。


我的上師

我的根本上師丹巴仁波切是蔣揚欽哲旺波、蔣貢空楚永騰嘉措、和蔣貢洛碟旺波的弟子以及傳承的持有者。這三位上師傳給他究竟的加持傳承,也就是體悟且安住正見的教法。而我從丹巴仁波切領受到這些加持與教法,因此我說我們都極其幸運。

丹巴仁波切真是不可思議。人稱他為丹巴,因為他是崇高無上的人物。他只要一獲得教法,立刻誦念五十遍。不論那方面都很難拿任何人跟他比。這就是他被稱為「丹巴」─即「崇高無上」,或者簡單地說「最上」─的緣故。我覺得他和他的上師一樣,與欽哲旺波、蔣貢空楚及洛碟旺波無二無別。從欽哲旺波到我們現在的上師丹巴仁波切,是一個非常貼近的傳承。如同前面所說,如果我們問道:「什麼是近世金剛瑜珈母傳承的根源?」,答案當然是蔣揚欽哲旺波。

我的另外一位根本上師是基莫仁波切,他給予很多不同的人們許多的加持,而且通常在加持時,會簡明地傳示心性。然而他比較是一位潛藏不露的上師,而且不會公開地對許多人極清楚地解說正見。不過,私底下我從基莫仁波切領受很多的啟蒙及教導。從丹巴仁波切,我則領受許多巨細靡遺的教法,教導我如何體悟覺性與安住正見。丹巴仁波切精通密語傳承,也深入地教導我這些教法。

基莫仁波切通常不會給予詳細的解說,而是賜與弟子加持,並且以祝福的語詞加上眼神及手勢來傳示心性,在這同時他始終都安住於究竟正見。基莫仁波切特別喜歡引用薩迦班智達兩句簡短的開示─我也常在傳示心性時引用─即:

念滅念起之間,
明光持續展現。

基莫仁波切通常先賜與弟子加持,然後再解釋說:「當前一念已經止歇,而下一個念頭尚未生起之際,清淨明光會持續不斷地展現。在此無念之際,這個明光就是你的本覺智慧。這就是輪涅不二,這就是現在你必須自己來體悟驗証的。」他的話語通常十分簡短而明確,然而卻非常完整,就像這樣。這些話對弟子的傳示心性非常有效。

我從基莫仁波切獲得修法儀軌總集完整的傳承。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傳承,是他從一位女上師大成就者傑尊貝瑪那裡獲得的此法教。傑尊貝瑪則是從蔣貢洛碟旺波領受此成就法儀軌總集,這一套教法是蔣貢洛碟旺波的上師蔣揚欽哲旺波集結,而由他編纂而成。

蔣揚欽哲旺波是一位特別的大師,一位最不可思議的大師,也是西藏佛教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上師之一。他是近代欽哲這一脈的第一位,其後皆為欽哲旺波之化身。第一位直接轉世的就是蔣揚欽哲秋吉洛卓。早期的幾位欽哲的成就都不可思議。欽哲秋吉洛卓之後則有五位不同的欽哲仁波切的化身。

我也從蔣揚欽哲秋吉洛卓領受過究竟傳承的教法,這個傳承著重在真正心性的傳示。我很幸運地兩次從欽哲秋吉洛卓上師領受大圓滿的教法;當時我還在西藏,欽哲秋吉洛卓來中藏傳法,我兩次都躬逢其盛,獲得教法。

為了回應我的祈請,欽哲秋吉洛卓私下賜與我灌頂以及傳授一個與我家族十分接近的傳承,也就是伽尊森傑旺秋的教法─伽尊心髓。欽哲秋吉洛卓說,因為我是伽尊森傑旺秋血脈傳承的持有者,他將給我特別的伽尊心髓教授。伽尊心髓是蔣揚欽哲旺波的心寶之一。欽哲秋吉洛卓來拉薩傳法時,我也領受了蔣揚欽哲旺波的心寶以及雅希心髓(Nyingthig Yazhi)。此外,私底下我也領受了非常珍貴的金剛瑜珈母以及喜金剛教法的密語傳承。

我也特別祈請偉大的女上師殊協傑尊瑪傳授心性教法。如同丹巴仁波切一樣,她也是欽哲旺波、蔣貢空楚以及蔣貢洛碟旺波的弟子。從這些上師傳到殊協傑尊瑪,傳到我,時程上都很短。這是一個直上溯蔣揚欽哲旺波及其同時代大成就者的傳承,是非常晚近的傳承。

當我向殊協傑尊瑪祈請教法時,我覺得我已經從丹巴仁波切完全領受了究竟傳承。不過我卻發現從她的教法中,使我對正見的修持增益良多。殊協傑尊瑪一定活了超過一百三十歲,其中二、三十年以上都在黑暗中閉關。雖然她在漆黑中閉關,她仍能看得很清楚,照樣閱讀,行住坐臥樣樣難不倒,同時更能親見那清淨明光。

上一世的楚西仁波切─楚西筑德仁波切,是殊協傑尊瑪的老師,也是我的上師─那瀾陀寺的喇嘛那羅仁波切─的老師。殊協傑尊瑪和喇嘛那羅都是黑髓大圓滿傳承了不起的修行者,他們從楚西筑德仁波切領受此法教。黑髓是修持文武百尊的一種靈修法門,必須在閉黑關之中修持。

我年輕時,我的上師喇嘛那羅曾在那瀾陀寺以這些密法訓練我,把我安置於黑暗中閉關。有些老僧侶到那瀾陀寺附近抱怨說:「噢!喇嘛那羅做錯了,他把我們的上師關在暗室中,他怎麼可以做這種事?」特別是一位管小寺院的老和尚,小寺院中放置大轉經輪。他一直抱怨喇嘛那羅不該如此對待上師。然而,經過這種修持,我獲益良多。

簡而言之,黑髓傳承側重於在徹底黑暗之中作長期的閉關。在閉黑關之時,修持到較高的次第時,行者會開始對輪迴與涅槃生起靈明的覺受,對三界輪迴以及諸本尊的淨土獲得諸多如實覺知。最後行者會完全觀到文武百尊壇城,就像死後在法性中陰的遭遇。

我確實在喇嘛那羅的指導下閉過幾週的黑關。當時我對輪迴與涅槃獲致如實覺知,看到六道輪迴,甚至直下下三道並至地獄道。即使是地獄道也全然為文武百尊壇城的淨土所瀰漫。你是否對這個修持証得真正經驗,有個徵兆可以驗證:你只要把視線調整得宜,文武百尊的壇城自然會呈現在眼前。我也從那瀾陀寺的喇嘛那羅仁波切獲得許多傳示本覺的教法。喇嘛那羅的父親是塔隆噶舉教派的轉世活佛,他的母親則是我家族─伽尊族─的尼師。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喇嘛那羅教我所有的佛法,包括顯教和密教。

喇嘛那羅教導我如何修持薩迦傳承的法門,他也授我其他修持傳承的口傳教法。喇嘛那羅非常精進地接受許多佛教傳承的教法,同時他也將所有的教法供養給薩迦崔津法王。

我從丹巴仁波切獲得同樣的教導和訓練,在幾年內他賜予我完整的密續總集,容涵了全部的八大分支的實修傳承。密續總集包含了在西藏開花結果的佛教八教派完整的灌頂,八教派即寧瑪、卡噹、薩迦、瑪巴噶舉、香巴噶舉、時輪究竹、年竹、希傑及酬德。

我從丹巴仁波切處領受這些灌頂,加上口傳教授和密語傳承,這些口傳及密語解釋八大分支實修傳承的修持要領,即正念、禪修和行止。我也將這些教法供養給薩迦崔津法王以及其他許多位傳承持有者。

從丹巴仁波切獲得的這些傳承,我也在不同的法會上,完整地傳授時輪金剛六支瑜珈的口傳教授以及詳盡的圓滿次第。同時我這一生中,也持續不斷地給予密續總集和修行儀軌總集的灌頂以及傳授教法,這些密法總集包括八大分支實修傳授的灌頂、儀軌、以及口傳教授。

察巴傳承遵行薩迦的喜金剛、金剛瑜珈母、大黑天等教法,修持生起與圓滿兩次第以及相關的口傳教授。同時,透過八大分支實修傳承的口傳,察巴的瑜珈行者總能更了解並提升修持的層次。

這就是察巴傳承的真諦,就是富含八大分支實修傳承的口傳教授。從最早的察巴傳承祖師,一直到薩迦昆族的達千洛卓嘉晨及其主要弟子蔣楊欽哲旺秋,都是實修傳承的例證。如果有人心持懷疑,不妨讀讀這些祖師的傳記。


見地:一如,一味

密咒乘所有教派中所謂正覺的究竟果,我們或稱之為輪涅不二,或大手印,或大圓滿,其實都是相同的,因為都是萬法一如。

如果不同,我們則必須說明薩迦派的證悟,噶舉派的證悟等等;也就是說,假使我們接受薩迦的灌頂,便不得噶舉的果,事實上並非如此。

見地的名相或許不同,背後的意義卻無不同。因為密咒乘的究竟果就是體悟自己的心性。已證悟者用不同的方式展現,如大手印或大圓滿等等。

唯一真正的不同處在於不同教派使用不同的方法,例如:傳示心性的方法及修持正道的方法等等。一旦懂得見地真正的意涵,便知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也因如此,我可以根據寧瑪派、薩迦派、或噶舉派的解說來傳授教法。從上師修持的經驗中可知,一但了知真意,這些教法
其實沒什麼大不同。

我的確覺得薩迦班智達的話最是絕妙,當他說:「我的大手印就是,在灌頂時體驗到本初智的降臨。」薩迦班智達的意思是大手印並非是屬於薩迦派或噶舉派或格魯派的教條或教義。大手印指的是體悟真正心性者。此一大手印則是透過體認證悟的傳承力量以及勝義加持傳承的力量來傳示的。

不論我們是說輪涅不二、赤裸本覺,或是說大手印、體悟覺性,意義都是一樣的,也就是一味,一如。有些傳承可能只用幾個字概略解說,有些傳承則明白地多加解釋,其用意都是一樣的。所有的教法都是談同樣的要點─體悟真正的心性。用詞遣字或有不同,如果你真的了解意涵,其實是相同的。

例如,丹巴仁波切有時會在輪涅不二的正見上禪修觀想,有時則根據大圓滿的覺受來禪修打坐。對他而言,這些禪修的結果都是同樣的體悟正覺。

我從欽哲秋吉洛卓仁波切獲得根據大圓滿教法的心性傳示和安住正覺見地,本質上和丹巴仁波切根據薩迦傳承教法的解釋是相同的。兩者之間並無真正的差異。

不同的傳承或許會著重不同禪修的次第,根據不同根器有些強調較早的次第,有些則著重隨後的次第。教授和解釋的方法或許有所不同,然而都是傳示相同的根本佛性。

佛教哲學各門派經常辯論不同傳承的見地。學哲學的學生嘗試區分不同門派的觀點。實修傳承的各門派則都同歸於一味,一如,而且用非常相近的方法來顯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因為他們通常只學自己的傳承教法而已。再者,詳盡的精髓教授通常是極機密,只有傳授予本身真正需要這種修持的人。在許多傳承中,都沒有詳盡的文字記載這些教法,頂多僅在簡略的指導手冊發現一些。

薩迦班智達曾說他有一個特殊的方法來了解根、道、果。薩迦傳承解說見地,認為根、道、果無二無別,也就是說三者一如。

然而,薩迦班智達所說的並非基於學理上的知識或文字的論述,其真諦只能經由己身的禪修經驗來了悟,這是因為根、道、果只有對於已經體悟空性─及真正的心性─的人來說才都是相同的。

因此,通常我們說「道果」,意味著「道有果隨」。但是對於已經體悟真正的心性者而言,我們也可以把它說成「果道,果即是道」。換句話說,果─真正的心性─被當成道來修持。我們在道上一再不斷地禪修以體悟真正的心性,這就是以果為道。

金剛乘的教法稱為果乘,就是因為行者把果─真正的心性─視為道來禪修。

輪涅不二的意思就是一切可以體驗到的宇宙萬象─輪迴及涅槃─都是相同一味。輪迴痛苦及涅槃寂靜的各種經驗在體悟覺性的究竟見地上是等味的。對證悟者而言輪迴與涅槃無二無別,因為兩者同樣都是空性,也就是清淨明光一味。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