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給企謙仁波切開示


KYAB NAY KUN DU LA MA RIN PO CHE
夾內 滾都 喇嘛 仁波切
皈依總集上師仁波切

DRIN CHEN CHO KYI JE LA SOLWADEB
真千 卻吉 杰拉 梭瓦喋
大恩法王尊前我祈請

NYAM MAY KA DRIN CHEN GYI THUG JE ZIG
諒美 嘎真 間吉 圖杰昔
無比深恩慈悲觀照我

DI CHI BAR DO KUN TU JIN GYI LOB
狄企 拔多 滾杜 親奇洛
加持今生來世及中陰

RANG SEM RANG NGO SHAY PARJIN GYI LOB
朗森 朗哦 謝巴 親奇洛
了知自心本性祈加持


這是修習上師相應法時傳統的四句祈請文,我加入第五句以便有人希望祈求加持而得以體悟心性。任何時候想修持上師相應法,都可加入此祈請文,文句簡單卻涵蓋所有要點,你們可以依此祈請文日夜不斷修持上師相應法。當你們唸誦禮敬時,就如修持金剛瑜珈母一樣,要觀想上師是金剛法佛的形像,身紅色;如果是修持喜金剛,則觀想上師為金剛持,身藍色;上師的形像只要合於禪修之法即可。祈請時觀想上師,接著將上師化光融入你心中,透過這樣的觀想,將自己的心與上師合而為一。將上師融入己心時,上師不再有任何形像,而是你與上師的智慧尊合而為一。

這個祈請文涵蓋所有的皈依境:佛、法、僧三寶以及上師、本尊、護法三根本,而上師寶就是這一切具體的呈現。

此四句祈請文非常殊勝。我另外加了第五句,是為了修持直指心性的金剛瑜珈母的行者,向上師祈求智慧。事實上,任何密咒乘傳承的弟子都可以念誦此祈請文。如果你希望祈請更仔細些,你可以稍改其中一句,這樣就能向每個皈依境分別皈依,其他三句則維持不變。也就是說,你可以向三寶和三根本一一祈請。


宇宙萬象皆為上師的顯現

修持上師瑜珈時,如果你能把所見所聞視為上師身、口、意的顯現,對提升見地將大有助益。理解一切萬象為上師的顯現,可以讓我們把上師瑜珈的修持視為路徑。當我們修持上師瑜珈,與上師身口意合一之際,所見所聞皆涵蓋於己身的明覺及空性之體認。

金剛瑜珈母傳承最珍貴的教法就是直指法性。這個教法不是光靠努力嘗試就可以領悟的。一旦我們領受了教法,也就意味著透過修持上師瑜珈,直指法性自然會產生,如同奶油自然浮到牛奶之上層。修習上師瑜珈,你的心性與上師的心性合而為一時,淨見、明光自然產生,如同奶油浮上牛奶上層,淨質自與雜質分離。

一旦見地自然生起,我們就須藉由淨化心性、修持淨見來引導及輔助整個過程。上師瑜珈中的修持淨見,即意味著我們所經驗的萬事萬物皆視為上師的顯現。我們眼睛看到之處就是上師的容貌、我們感受到的就是上師的心、我們觸及到的是上師的身、我們聽聞到的是上師的語等等等。

體悟見地時,就是當我們把以上看待事物的方式,用於修持與上師明覺智慧合一,這也就是日夜不斷地修持上師瑜珈的不二法門。一旦學得如何安住見地,萬事萬物將是上師智慧的顯現。這與修習生起次第時宇宙萬象皆是本尊的示現,頗為相似。

如同帝諾巴告訴那諾巴的話:

「了知萬象皆上師顯現、此乃上師瑜珈之修持」

修持上師瑜珈,行者可以唸誦上師心咒或祈請文。然後,將上師融入己心,自己的身、口、意與上師合而為一。將上師的加持融入己身,與上師合一,也就是自己的心與上師二而一,無二無別。安住此見地,繼續維持越久越好。

這就是上師瑜珈最重要的一點。一旦學習純熟,就是走上正確的路徑了。走上正確的路是很艱難的,不過一旦找到正確的路徑,一切將非常平穩。這就是所謂的以上師的加持為路徑。


修習上師瑜珈摘要

簡而言之,我們必須了解,根本上師其實一身具足了佛陀身、口、意和智慧四身。

上師是佛陀的化身、報身、法身以及法界體性身。我們雖無緣親見佛陀,卻能遇見上師。因此,上師賜予弟子的慈悲更甚佛陀。

如同上述的解說,上師體現了皈依的每一面相,以及證悟的一切本質。如果弟子能夠持續不斷以如此的方式祈請上師,開悟一定會由內心生起。

祈請上師之後,將萬物萬象融入上師,上師融入自己。將自己的身、口、意與上師以證悟之身、口、意無二無別地融合,如同將水倒入水裏。

持續將自己的身、口、意與上師合而為一,安住於體悟覺性中。將自己對覺性的體悟與上師開悟的覺性融合。正如同在勝義的皈依,吾人將皈依對象融入己心而毫不執著地安住於覺性,同樣地,這種融合上師智慧心性於見地之中的修持法即被稱為勝義的上師瑜珈。

如果行者能夠如此地修持上師瑜珈,就能體認並安住於明光的體悟中。剛開始時,我們的體悟或許只能維持剎那。我們必須一再修習,每日覺受百次、千次,持續努力祈請上師並與上師的覺性合一。

透過修持上師瑜珈,我們體悟的剎那將愈來愈持久。透過修持,前念與後念之間的明光,將會自然展現而不造作,並且自然地開始持久安住。如此一來,上師瑜珈的修持將提升行者體悟的覺性,行者體悟的覺性也會增長上師瑜珈的加持。兩者的修持是相輔相成的。

雖然我們都有佛性,有人卻可能如同燒焦的種子,信心不足,而很難肯定心的本性,更遑論証。其實道理相當簡單,但是就有人不易接受,因為實在太簡單了!由於缺乏信心,即使在我們面前指出來,我們也無法接受,並且不能體悟心的本性─也就是深藏己身的本覺智慧。反之,一旦有了信心,我們就像一粒種子,終究開花結實;所有一切心性本質將由內展開。

即使我們能夠體悟覺性,我們仍然必須時時刻刻專注於這樣的見地,例如修持生起次第,以及圓滿次第等等。在體悟覺性的狀態,我們生起本尊形相;在體悟覺性的狀態,我們修持圓滿次第,融入本尊。真正的本尊─即自身的本覺智慧─並非存在於我們身外,而是本來就存於我們自身。

我們專注於見地,行、住、坐、臥刻刻不離。同時要把這樣的體悟與我們的所見所為融合為一,精進不已。即使我們能體悟本覺智慧,這樣的體悟可能很快不見,而非長久安住。因此,我們必須一再返回體悟,融入行住坐臥之間,慢慢地將時間拉長且開始安住。

修上師瑜珈最重要的就是體悟見地之後持續地修習。透過加持及與上師心性合一,我們將安住見地的修持融入行住坐臥。如此,體悟覺性將會持久而恆常,這是要點。持續體悟,融入行住坐臥,即所謂萬法「一味」的修持。

如此修持,我們將越來越能放下,萬事萬相也越來越任運無礙,自由自在。


最後的叮嚀

我們必須謹記我們領受過的教法及受持的戒律,藏文叫「殿巴」,就是謹慎記住之意。能夠堅決受持並牢牢記住非常重要。

上師所給予的教法,我們一定要清晰存在心中。藏文的「森津」就是「覺照」之意,也就是說時時刻刻照看我們行為舉止是否得當。上師所教導的,我們以自己的行為舉止來測試、驗證。這就是森津,仔細觀照守護。

另外十分重要的一點,就是有關行者所接受及修持的傳承,一如密勒日巴在教法中所強調的。正確的傳承一定涵蓋連續不斷的傳承加持力。當然,加持也看修行者自己是否誠心修持。如果信心堅定,虔誠清淨,就一定能接受到傳承的加持。領受加持端看修行者的信心與淨見,而不是單靠上師而已。

即使上師是偉大的佛陀,弟子缺乏信心,又有何益?

我們一定要確信,所有的上師以及一切開悟的諸佛菩薩本尊護法都已凝聚為一,以我們修行時所觀想的上師形象顯現,並且如是觀修,修持上師瑜珈。

再者,時時記得將修行的利益迴向。如此可以避免讓已經獲得的法益及加持力受到損壞,並對修行的進步助益良多。

清淨的修行人首先聽聞佛法,然後學習淨化各種疑慮及取捨,透過深思熟慮及反覆思量,直到透過自己的體悟而驗證了上師所傳授的法教。這是薩迦傳承的傳統。

最後,瑜珈行者會發現,上師的一切本質由自己內心生起,這樣的經驗持續增長。

教授勝義諦予我的五位根本上師是:
丹巴仁波切;先遍寧波;基莫金剛持;蔣揚欽哲秋吉洛卓;那羅喇嘛仁波切;以及殊協傑尊瑪。其中以丹巴仁波切所教授的最為鉅細靡遺。我從五位上師所獲得的教法之間並無任何衝突或差異。他們所傳授的法要,例如:如何體悟心性,以及如何安住正見,都是基於同一體性。引介的方法或許小有差異,一旦體悟上師傳授的正見,你就會瞭解其實是同一體性的。

我從這些偉大上師所獲得的最後叮嚀是:必須十分精進。如果你不精進修持,什麼覺受都不會發生。如果精進修持,你一定會得到加持並且開悟証果。我的上師給我最後的叮嚀就是:「竭盡全力,專注修持。」

偉大的瑜珈師竹克巴昆雷,面對著拉薩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像(Jowo Shakyamuni)說:「以前,我和您一樣。但您精進修持,早已成佛,我則不夠精進,至今仍是一介凡夫。因此,我向您跪拜頂禮。」

如同密勒日巴尊者對弟子岡波巴最後的教導;尊者告訴岡波巴他將傳授最後的教法。他們二人來到一處視野寬廣的高山上。抵達後岡波巴向密勒日巴恭敬頂禮、祈請,密勒日巴掀起自己的袍子,給岡波巴看,因為長年日夜不停地趺坐在山洞岩石上禪修,臀部現出乾皺繭厚的老皮。密勒日巴告訴岡波巴:「這就是我最精要的口訣;你一定要精進,如同我一向的行持。」

因為這是我的上師給我的最後教法,我覺得對我的弟子而言也是有益的。現在你們已經接受了所有的口訣教授,今後就看你們如何行持。我已經要求弟子們翻譯遠離四種執著的教學,以及與金剛瑜珈母相關的修持。

你們已經有了這些教法,能否開花結果則端視個人的修持。時時專注於上師的口訣。仔細研究,時時應用。透過對上師的信心、藉由除障、領受加持,弟子將能持守三昧耶─也就是弟子和上師間的神聖誓約。證悟就是透過這樣的結合與修持而達成的。

我自己本身並無任何可傲之處,但是令我覺得非常幸運並且引以為傲的是:我從許多極高證悟的大師領受到了這些傳承。這些強而有力、持續不斷的加持傳承,直至今日,仍能讓人趨入證悟。我確信這就是傳承的法財。

我覺得我們大家都非常幸運。雖然我只是個平凡人,我卻有丹巴仁波切、先遍寧波、欽哲秋吉洛卓、息哦仁波切等上師。

我覺得我們都非常幸運,因此我常常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你們,當丹巴仁波切在「密續總集」灌頂中給予「加持降臨」的那一刻,我的的確確地體驗到傳承的加持流入己身。這些加持一直與我們同在,所以我們都是幸運而走上正道的佛子。

(全文刊載完)


to Top